学院新闻
推荐文章
当前位置:首页
师院有你而精彩 陈西峰在建校60周年暨校史馆落成庆祝大会上的讲话
发布时间:2019-01-04 16:35:57

老师们,同学们,同志们:

大家上午好!我在这个位置上讲话,已经记不清多少次了。不管主持人是谁,基本上都有一句话,就是“做重要讲话”。(笑)我觉得重不重要大家心里都有数,但在今天这样一个特殊年份、特殊时期的特殊日子,我在这里讲话,还真是“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”。

今天是2018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,放假回来就进入了2019年。在年终岁尾的特殊时期,讲话肯定要作一个总结,这是第一层意思。第二层意思,今年是我们学校建校60周年。60周年在人生当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年份,俗话说“六十一甲子”。刚才云校长代表党委向历代所有的师院人发了一封致敬信。本来我们想评出“60年60位最有影响的师院人物”,后来经党委慎重考虑,还是决定统一感激,一视同仁。60年大庆,我们应该有所行动,不然的话,悄无声息、平平淡淡地过去,是对大家的不公道,不尊重。所以,今年我们从5月份儿开始筹建校史馆,今天终于落成开馆了。一会儿散了会大家都要去参观,我们的学生也要去参观。

2018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,正是改革开放40周年。在中央举办的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,习近平总书记做了非常重要的讲话。这篇讲话是指引我们未来几十年行动的方向性讲话,它的伟大意义会被时间和实践逐渐证明,我们怎么评价这篇讲话都不为过。我们学校建校60年的发展历程印证了改革开放的成果,我们学校发展的每一步,都是向我们伟大时代,向我们改革开放的献礼。我们校史馆的开馆,也是献礼当中的一项重要活动。

昨天晚上我和云校长接待二位教育部司长的时候,我提议今天主席台上的领导干部都要佩戴红围巾。办喜事嘛,就要喜庆。今天是一个喜庆的日子,我代表党委对多年以来支持帮助师院的所有人,对各位老师同学,对各位干部职工多年来的辛苦工作和无私奉献,表示衷心的感谢。(掌声)

我想,我今天要讲的第一层意思,叫做六十年回眸必然有几多感慨。我用一个“感慨”作为中心词。1958年,在今天的4787部队的大院里面,我们沧州师范学院建立了。建立之初我们就是本科,所以在2009年升本时我说:“你们不要叫‘升本’,我们应该叫做‘落实政策’”。当然我是悄悄地说的,要不然专家们肯定不高兴了。(笑)但是,我们很快就下马了,国家政策性地下马。以后我们办中专、办大专、几校合并,最后才迎来了升本。

在这里,我们要感激第一代的创业者。刚才,焕强他们几位朗诵了一首长诗。这首诗从创作到今天的完美演出用了不到一周:用良从周一上午接到创作任务,连夜完成;焕强到夜间一点多钟还在修改,第二天我提了一些修改意见后,大家加班排练。这就是师院速度。我们说要感谢所有的人,是因为我们今天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前人的基础上。如果一个人数典忘祖,或者以否定前任来表现自己,那就是人性的卑劣,也是自己的无能。我本周一在常委会上回顾了我所认识的历任师专领导:我接任的是沈玉洲书记,他建立了新校区,为我们升本打下了基础。有的同志和我说,沈玉洲书记退休以后,常常自己骑着自行车到学校,在静心湖边上抽两根烟,然后回去。这是多么深的感情呀!在沈书记之前是王志亮书记,王书记经历了四校合并。大家知道,四校合并往一起攒的时候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,咱们校园的土地就是王书记当时定的。在王书记之前是李尚义书记,再之前是董海书记。董书记之前是贺宝根书记,贺书记51岁退居二线,老同志声音现在还是那么洪亮。贺书记之前是史振国书记。再往前我记不清名字了,但校史馆都有他们的记录。我们的校长,和我搭档的刘树桢校长,大家都熟悉,我不再介绍。在这之前还有王玉章校长,徐天佑校长。我想,历任领导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,他们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,做到了他们应该做到的一切,所以我满是感慨。那些年我们培养了多少人?我们最尊敬的赵榆老师,就是我们第一届校友。沧州市有很多领导同志就是我们学校培养出来的。比如市人大主任白清安、匡洪治。所以我们现在所有的一切,都是前辈们打下的基础。否定他们就是否定师专的历史,我们只有感谢他们。所以我愿意大家参观校史馆的时候要多看一下第一篇章,当时他们确实是筚路蓝缕,非常不容易。刚才朗诵诗的第一部分是对他们的致敬,也是我们这届党委发自内心的心声。我们感慨他们在当时的条件下的努力,我们赞叹他们在艰难条件下做出的成绩,所以他们应该得到我们的尊重。这是我要说的第一层意思。

第二层意思,十年巨变,我们有理由自豪。大家知道,师院华丽转身,真正的变化节点就是升本。假如没有升本就没有现在的一切。我刚才看了一下,其中有一张照片:大家在大楼前站着,前面一辆黑车,后面是专家的考斯特。你们想一想,当年瑟瑟寒风中你们都穿着单薄的正装,我和牛校长上台阶时回头瞅着你们,我说了一句话:“牛哥,咱要是升不上去,对不起这拨儿人。”你们是否想过,当年我们怕专家看到南门右侧遍地的垃圾和臭水沟,还让咱们的老师和同学们在那儿站着举花束列队欢迎。现在回忆这些,更应该为我们现在取得的成就而自豪。

我们想一下,现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,也分几个阶段。第一,小平同志提出改革开放,把全党工作重点由阶级斗争为纲,转变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,这是一个伟大的历史性转变。后来经历了江泽民同志“三个代表”、胡锦涛同志“科学发展观”,进入了习近平新时代的飞速发展。我们师院所有的进步,基本上契合了国家改革开放的步伐。假如没有改革开放,没有沧州市的经济成就,咱们何谈升本。没有国家政策的调整,我们怎么能够谈升本?我告诉大家,十三五期间,公办的专科学校不再进行升本,这是国家的规定。大家想,如果不能升本,我们的情况会怎样?不敢设想!

这十年来,我们有这么几件事情,大家可能如数家珍。第一个是升本,升本的过程大家通过刚才的大屏幕看到了照片,在校史馆里也有一个专门的部分。但是升本背后的故事,真的“不足为外人道也”。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是什么时候?是等着专家给咱们投票的时候。我们当时在南宁,有我、刘校长、韩云辉处长、赵振岗主任、吕铁元教授五个人。我告诉大家,所有等待升本的学校没有一个不去的。人在无助的时候很容易去寻找一个寄托,或一种心理暗示。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,如今可能是笑话了。当时我们在北京坐飞机去南宁,正好碰见中国林业大学的一个专家和我们同机。这一路我们和人家汇报,陪人家说话,下机时我们替人家提着旅行包,结果人家刚下飞机就被专车接走了。我们把人家送走了,自己就要打出租车走。一辆出租停在我们跟前,刘校长要上,我一看就把他拽住了。我说咱先不上。那司机瞅着我,说着听不懂的南方话,好像是在骂我。第二辆我盼着来一辆红车,结果是一辆橙色的车。我一想也行,凑合着上吧,因为橙色是成功的颜色(笑)。后来我们寻思着吃点晚饭。当时是真吃不下去,但是不吃也不行啊,中午基本上就没吃。我们在附近转,发现一个饭店叫做“毛家饭店”。一进大屋,丈二的那个毛主席画像挂在那里。我一看就跟他们四位说,“咱今天在这里吃,假如咱们升本成功了,要回来给毛主席鞠躬。”结果到我们成功的那一天,十一点我们要赶车,我们兑现承诺,还上那个饭店吃饭。我跟服务员说“我那天吃的什么,你还给我上什么。”我告诉大家这个饭店有多“高级”,他们那个时候刚刚开门,吃饭的椅子都在饭桌上倒扣着。我们就帮着服务员往下拿,拿的时候我说“那一天做的什么你赶紧做。”然后,我给喊着,我们五个人给毛主席像鞠躬。把他们那个服务员给吓楞了。我们的吕炳君处长,她的贡献居功至伟。当然她现在也被教育部评估中心非常看重。全国的校长在国家教育行政管理学院培训,特别邀请她去讲座,讲咱们学校的经验和成绩。大家知道,我们的评估现在没有“优秀”这一说了,就是“过”和“不过”。在我们这一组当中,二十所学校有两所学校没过,都是咱们这一层级的。我们呢?评估组组长朱校长在总结会上说:“现在办师范教育难,地方院校办师范教育更难,沧州师范学院在如此条件下,办出如此水平,难上加难!”在通过的十八所院校中有一个总评报告,总评报告当中要点一些个优秀的案例。在所有的七大项的优秀案例中当中,我们有五大项被提名。其中,有两项是我们是唯一的提名案例,其他那三项在与其他院校并列时,我们也都在排名的首位,而且我们的校园文化是要作为案例向全国推广的。我自己刚才看大屏,有一张迎接评估时照片。我当时特别憔悴,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不找一件好点儿的衣服。(笑)今天我又戴上了去年评估时候的红围巾。平时我不带,这么红,我带这个干嘛。但是今天是喜庆的日子,红色寓意着圆满。

这十年当中还有一件比较高兴的事情,就是我们的公寓楼的建设。你们也叫“周转房”“保障房”,反正名字改来改去。这个房子不能说是大家的一个福利,是政策性的。我还是算这个账,如果我们当时不在这里盖房子,逼着大家都买后面的商品房,当时四千多,现在一万多,那你买了五百平米的,赚了五百多万多好啊。但现在我们来看,大家在保障房这里住着,第一,很近;第二,环保。省汽油不就是环保吗?假如咱们所有老师都在这里,什么单双号限行,哪怕单号双号一起限,不让开车,咱不都没事么。(笑)所以我觉得,这个房子值得咱们自豪。现在看,大家知道住上新房子了,但大家不知道里面的曲折甚至比升本还难。因为第一次人家不让盖了,把钱都退给了大家,王校长曾在我那屋里潸然泪下啊。真的,王校长在我那屋里一开门,忽然间回过头去把我那门插上,然后泪流满面,把我吓得以为出什么事了。后来当我们解决了问题,又让大家交钱,徐晨跟我说了一句话,说“陈书记,我真的没有想到咱们这件事情还能成。”所以我说啊,我非常感谢焦彦龙书记、王大虎市长、陈平市长,还有相关部门的领导。每次想到这个事情,除了有些感慨,也挺自豪的。别管怎么说吧,现在是住上了。我觉得,总的来讲,住房这个事情,大多数人是高兴的。当然了,有的同志担心,说九十年以后咱们这个房子怎么办。曾经有个老师给我打个电话问我,我当时说,九十年以后你们一块商量。要是商量不起来呢,你们就在我的坟地那踹两脚,把我叫起来,咱们一块商量。(笑)真的,我是现在不想那么多了,我真不敢奢望再活九十年。(笑)住房这件事我想大家还是高兴,这是我们第三个事。

    第四个事,我觉得咱们的职工现在“面子”光鲜,“里子”实惠。2009年秋天我第一次讲话,提出了给你们涨课时费,你们报以了热烈的掌声。当时让我一愣,之前我以为知识分子特别清高不爱钱,后来我发现我错了。所以这几年,我们这届党委尽量地改正这方面的错误,尽量想办法给大家涨点钱。这里有一组数据,是电脑出的,如果有错误是电脑的事,跟我无关。(笑)09年我们全校的人均绩效是5010;10年11130块钱,涨了一倍。11年,12780块钱;12年,16660块钱;13年21000块钱;14年21120块钱;15年24140块钱;16年21920块钱;17年28300块钱;27470块钱。我们教授的课时费 09年的时候,新课9块钱,重复课7块钱;10年是19块钱,给你们涨了10块;01年24块,涨了5块;12年涨到50块;13年55,14年60,15年70,16年70,17年85,18年85,就这样。保障房建设的时候那是2013年,工会做过一个统计,60%的人愿意要90平米以下的。有的老师开玩笑说“我们要小平米的房子,你们领导有钱你们要大的,我们没钱,我们要小平米的”。等到咱们分房子的时候,咱们老师就一个标准,就是去问“最大的房子还剩下哪几套”。这个时候大家都去挑最大的了,我觉得有两方面原因,第一,咱们老师的工资高一点了,第二,咱们的老师能去借钱了,所以这也是让我们自豪的。可以这样说,从全国各地的公办高校来看,咱们的工资标准和算法是真的向教师倾斜的。在这里,我真的非常感谢坐在前排和主席台上的各位干部,在我们沧州市所有高校当中,咱们学校的干部工资系数是最低的,你们可以去问问你们的老领导,也是我的老同事胡连利校长,保定学院的系数是多少。所以,我真的要感谢这些年我们学校这批干部的奉献。

下一个能让我们自豪的,是我们的专业建设。我们现在有几个专业可以在省内说说道道。如果我们的学校没有特点,就很难在高校之中立足。我总和咱们的干部和教师说,你在全省排在什么样的位置,开会的时候有没有你这一号,你去了是坐在前排还是坐主席台,还是在最后边的角上眯着,吃饭的时候找一个偏僻的位置赶紧吃,吃完了赶紧走。还是说我去开会,即使不是老大,但最起码有咱们一号,在全国会议上,还能有一席之地。

我们的专业建设应该是有成效的。在这里,我非常感谢我们的学生。现在考研成了我们学校的一张名片。在考研上,我们的法政、化学、物理、数学等专业都是不错的,尤其是法政。我们做了一下统计,我们的本科毕业生经过四年本科阶段的在校学习,有46人考上了博士,最好的考到了北大,是法政的学生。其中我知道考到南京大学的有两个,其中有一个报考的是现在的副书记,原来报考的时候还是常委、宣传部长。说南京信息工程大学你们可能不知道,如果说南京气象学院你们就知道了,这是在全国范围内,气象专业最牛的一所高校。这所学校虽然不是985,但是历史上全国排名没有低于60名过。我国航天领域的气象总指挥都毕业于这所学校,全国所有的气象台站,县以上的气象局局长95%都是这所学校培养的,非洲好几个国家的气象局局长都是这所院校培养的,而且大气环流是国家重点学科。这个学校给咱们挂了一个“优质生源”的研究生基地,咱们学校的学生报考他们学校都会减分录取,这足以证明我们学校学生的质量。再说专接本。全省的平均专接本率是6%,从咱们学校开始抓专接本这件事时候,基本上是在29%。所以我说,有时候用数字衡量是最真实的。咱们光吹牛没用,随着我们的这些成就,我们招生的分数线是逐年提高的,所以我们有理由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感到自豪,我们在这十年中发生这样的巨变,正印证了习近平总书记的一个重要讲话的精神——“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”,如果我们没有奋斗,没有我们在奋斗中凝练出的“孜孜以求、团结奉献、精益求精、敢于胜利”的师院精神,那么我们的一切就会归零,就不可能有我们现在师院的今天。在这里,我再一次感谢大家。

第三,我们展望未来,充满着必胜的信心。在这里我想,师院现在升本八年,再有六十年我们会发展成什么样子。当然,那不是我所能展望的,但是我相信我们会越来越好,这是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的,因为有发展的基础在。我们有什么样的基础呢?第一,我们有非常好的大环境。9月10日全国教育大会召开,习近平总书记做了重要的讲话。他说,要把教育优先发展作为国家的一项重大战略。所以咱们虽然是一所地方性院校,但是我们是沧州唯一的一所本科院校。随着沧州市经济和社会各项事业的发展,沧州必须依靠我们提供人才动力支持。

冥冥之中,我与教育事业有一种缘分,或者说发展教育事业是我的夙愿。我在黄骅工作的时候,为了招商,我和“世界紧固件之王” 黄文松谈,我说“你能不能把你的企业开到黄骅来,我们给你地”,他当时跟我说了一句话:“陈市长,你这里都没有一所大学,大学和城市是配套的,我来这里办厂虽然节约了土地成本,但是会增加其他方面的成本”。当时我真的不以为然,我心里想“你用的职工也不都是大学毕业的”,但是后来我认真地思考了他的话,这句话也深深地刺激了我。后来,黄骅的那所三本学校——北京交通大学滨海学院是我签字引进的,这可能就是我的教育情结吧。我现在想,发展教育是一个大气候。比方说,最近咱们沧州市的服装小镇,利用十万亩地打造时装城,所以美术学院最近想搞服装专业,我觉得非常好,咱们可以和于桂亭他们联系。

那么小气候就是我们的师院精神。咱们沧州师范学院凝结的师院精神还在。昨天二位教育部司长和我还有云校长说,“没想到你们学校的党政班子这么团结”。我给大家举两个例子,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赵月霞同志来宣布刘校长退休,云校长任命的时候,散会之后她在楼梯里当着好几个人说“我在这个学校参加了这一个会,就发现这个学校的精气神好,这个学校很行”,这是她的感觉。周一的时候,省委组织部五处的任处长第一次来咱们学校,参加了咱们的会。会议一共才不到半个小时,当时参加会议的有80位学生、80位教师和中层干部。散了会之后他跟我讲,“来学校这一路别人跟我介绍你们学校,我参加了这一个会我就感觉你们学校的气特别正,大家都在往上走”我当时开了个玩笑,说“大家见了组织部领导害怕,平时大家都不是这样”。所以我想“风清气盛”而不仅仅是“风清气正”,是我们最大的精神财富。

我想,会教的老师队伍会越来越壮大,咱们培养老师的决心也会越来越大。比如咱们支持老师们读博,让教学名师带徒弟,让老师们去高校进修,等等。最近王桂宏老师的课上线了,这挺好啊,别人一看,这是沧州师范学院老师的课,我觉得这就是咱们沧州师范学院的骄傲。我们的老师会教,这才是本事。昨天姚司长给大家辅导宪法朗诵,咱们有好多干部在场,说真的,没有经过彩排吧,他也不认识咱们的老师和学生,他就能够现场给大家上课,大家服不服,这是姚司长有真本事。到了晚上,姚老师又给传媒学院的学生辅导朗读毛主席诗词,孩子们用了一个“震撼”来描绘那堂课。会教的老师,才有伟大的学生,所以我们教师的队伍会越来越壮大。

第二,奋进的学生会越来越多。咱们各个学院的考研墙是咱们的亮点,这非常好,可以让学生在潜移默化之中学习。为什么我特别愿意宣传“保安大叔”这个典型?张中法这么一个没有校内编制的人都玩儿命地说咱们学校好,鼓励咱们学生,那么我们呢?在这个问题上,习近平总书记在教育工作大会上的讲话,把培养教师队伍单独提出来,这是有特殊意义的。我的这个比喻可能有点不贴切,我说教师是“模具”,学生是“产品”,有什么样的模具就生产什么样的产品,我们的学生越来越好,我们的老师才会越来越光荣,就是我平常讲的“瞧得起、信得过、记得住、传得开”,这是相辅相成的,假如徐特立没有毛主席这么一个学生,咱们会记住他的名字么?假如不是毛主席,咱们记不住徐特立,徐特立一生教出了毛主席这一个学生,他就青史留名,这都是相辅相成的,所以咱么老师为了咱们学校,必须要真教、会教、认教,学生去真学,他们才会奋进。我们就在这个舞台上隆重表扬和奖励了“九零电商”的陶炳祥,后来他们跟我说,经管学院还有这样的一个团队,这个我还真的不是很清楚,那天我见到那个孩子,我旁边的人就跟我说“陈书记你不知道,他们这个团队也特别厉害”,我问那个孩子“你们的营业额有多少?”那个学生说“我们的营业额也不少”,他们的性质和“九零电商”还不是完全一样,我就觉得,这也是一个典型。所以,我们对学生的评价应该是多标准的,考研是我们的名片,但是在创业和就业方面,我们让学生各取所需,这才是我们的根。

第三,尤其是我非常要感谢的是九年多来,我们认干的干部队伍越来越成熟,就是我们的干部,有被动的,包括让他们刷脸,让他们写周报,巡评,让他们捐款的时候都上主席台上说自己捐了多少钱,从逼着干,到最后心甘情愿地干,积极主动地干,真的把奉献放在第一位,这支干部队伍越来越成熟,越来越自觉,这是我们学校未来真正实现大发展、快发展的保障,所以我说,在未来的师院,一定有一个美丽的前景等着大家。这些年,咱们沧州师院有没有粉丝啊?我说有,最起码我就是沧州师范学院的粉丝,我爱这所学校。所以在这里我想,我们的校史馆就是我们六十年的一个缩影,而且是一个干事的缩影。谁干了什么了,你干得怎么样,校史馆有照片为证。当然了,我说这样的记录是有形的,但是无形的记录在人们心中。我们说再大的丰碑不如口碑。所以我们干没干事,干了什么事,干得怎么样,老师教得怎么样,学生心中是有一座丰碑在那里的。我们师范学院这十年的发展,有人说十年巨变,我想弱弱地问大家一句,在她的变化当中,你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?大家还记得,为什么我主导要把《师院正能量》写到每一个人?咱们近几年出的书,大家想一想,《升本记忆》《师院正能量》《托起年轻的太阳》《清新政治生态》基本上所有人都亮了相,为什么?就是为了激发大家的善心和上进心。所以呀,你怎么样书里有记录,民心有记录,口碑有记录。你将来走了,江湖上还有你的传说。学校建校六十年,是一个发展的过程,积累了五十年我们升本了,十年的发展应该说还年轻。但是对于我们每个人而言,叫做“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”,世代有更替,人事有更新,我们年轻的师范学院一定会拒绝平庸。如果我们平庸、不求上进、无所事事、混天度日,那么我们就彻底地失败了。师范学院的光荣,是你们用奋斗换来的,是你靠奉献得来的。我跟大家说,十年来我们学校的树木基本上没有花钱,靠的就是是大家的奉献,都是大家靠面子要来的。我们主席台在座的几位,云校长的学生给咱们捐的樱花应该明年就可以开放了;王校长为了这四池荷花不知道头发又掉了多少;庞校长给咱们协调了包括保障房在内的很多事;吴书记为了大家去外面要钱要东西。好多就自己干了,做了就完了。所以我想,我们对得起良心,对得起工作的岗位。我在回首往事的时候常常想,我在这里工作几年,一,良心无愧;二,是否真干了事了;三,干成了什么事。如果回答是肯定的,我觉得这就是自己的一个成功,这就是一个胜利,这就是我的自豪。

今天下午我们还有一个精彩的晚会,大家都愿意我给大家唱个歌,(掌声)好,谢谢,谢谢,我说的比唱的好听。(笑)我想,我用几句歌词结束我今天的讲话:“掌声响起来,我心更明白,你的爱将与我同在。掌声响起来,我心更明白,让我们一块交汇我们师院的爱。”

谢谢大家!(掌声)

地址:河北省沧州市运河区青海南大道16号 联系电话:0317-2159837
版权所有:沧州师范学院-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